特别报道 | 改革潮起四冲IPO 恒信玺利上市长跑路漫漫

情报师: 采集侠在现场 2019-11-07 19:24

特别报道 | 改革潮起四冲IPO 恒信玺利上市长跑路漫漫

华夏时报()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申请、撤回、再申请、再撤回,2015年就在新三板挂牌的恒信玺利,多年来心中一直有一个上市梦,仅在挂牌后就反复冲击IPO四次。尽管坎坷、屡屡受挫,却愈战愈勇。

为顺利IPO,多年来业绩表现优良的恒信玺利,将公司的注册地变更至有政策便利的西藏贫困县,更换了4家保荐券商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其间股东红杉资本退出、周大生进入。在进行了这么多眼花缭乱的操作后,公司却又屡次打“退堂鼓”,至今从未对外界解释其中的原由。

自10月25日证监会宣布启动新三板全面深化改革后,虽然具体改革配套细化方案尚未发布,但好消息依然给新三板带来巨大红利。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此次改革有利于质地优良的新三板企业价值被发现。

但资深投资人士杜坤维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新三板改革分层主要针对高科技企业,恒信玺利属于传统产业,对其没有影响。

恒信玺利旗下最著名的品牌是“I Do”珠宝,这次启动新三板改革,公司执着的A股上市理想能否圆梦呢?

挂牌后四冲IPO

9月20日,恒信玺利再次递交了IPO申请,其公告中称目前正在接受民族证券的上市辅导。这已经是公司在2015年7月10日挂牌新三板后第4次冲击IPO。

新三板从来都不是恒信玺利的目标。在登陆新三板的次年1月,恒信玺利就向北京证监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开始IPO征程。

10个月后,公司又主动叫停了IPO进程。对外公告的原因是,根据经营发展需要,住所将由北京变更至西藏拉萨曲水县。

曲水是证监会扶贫所框定的贫困县之一。根据证监会的相关文件,注册地在贫困地区、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3年内不变更注册地的拟IPO企业,适用于“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注册地变更进行得很快,10天之后,2016年11月22日,公司就拿到了新的营业执照。2017年4月10日,恒信玺利卷土重来,再次进入上市辅导期。

这次上市辅导,除辅导券商还是中信建投外,因为注册地址的变更,辅导验收的监管部门换成西藏证监局,恒信玺利还主动变更了会计事务所,由大信变更为瑞华。

搭上贫困县绿色通道的顺风车,但恒信玺利的IPO进程只持续了15个月,2018年7月,公司再度打起“退堂鼓”,撤回申请。

公司并未公告解释打“退堂鼓”的原因,10天之后就用行动给出了答案。恒信终止了与中信建投的两度合作,变更保荐机构为东方花旗证券,再次递交IPO申请。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在恒信玺利宣布第三次上市辅导的前一周,公司的第三大股东红杉资本清仓退出,周大生间接受让16.6%的股份。

尽管在IPO过程中不断进行调整,然而历经近一年的上市辅导后,2019年8月5日,历史再次重演,恒信玺利又一次折戟A股。

不过,恒信玺利显然愈挫愈勇,目前正处于第四次冲击IPO的过程中。

现金流不稳定

恒信玺利是国内最早进入钻石行业的企业之一,致力于设计、销售各种高品质的珠宝产品。

说起恒信玺利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其旗下大名鼎鼎的钻石品牌“I DO”却是活招牌。公司更广为人知的是实际控制人李厚霖与知名主持人李湘的一段婚史,一度是娱乐新闻的常客。

事实上,在挂牌新三板之前,恒信玺利就已经萌生了上市的想法。2011年起两度递交IPO申请,与之后的结果类似,公司又两度主动撤回。首次的保荐机构是平安证券,第二次时变更为中信建投。之后还试图借壳宝光股份曲线上市也未得偿所愿。

梳理下来,8年间恒信玺利一共进行了7次上市尝试,更换了4家保荐机构,平安证券、中信建投、东方花旗证券、民族证券。

杜坤维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其IPO的首家中介机构是激进的平安证券,之后不断更换中介机构,而且公司总是自己撤回IPO申请,这背后的逻辑值得关注。

在挂牌新三板后四冲IPO之前不久,恒信玺利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8.41亿元,同比增长 17.47%,是挂牌以来最大幅度上涨;净利润 1.16亿元,同比减少 8.06%,首次出现下滑。

虽然利润有所下滑,但公司多年来整体运行情况良好,财报称预计下半年将继续保持良好的运行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