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芯片新秀”第三季度营收不足5万 保壳危机中“喜遇故人”

情报师: 采集侠在现场 2019-11-07 19:23

昔日“芯片新秀”第三季度营收不足5万  保壳危机中“喜遇故人”

华夏时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一家上市公司,营收还赶不上烧烤摊。”股吧网友日前这样讨论着一家上市公司。

这家公司是*ST盈方(000670.SZ),该公司近日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其第三季度营收约4.94万元,同比降低99.82%。

除了营收不到5万,甚至还有散户股东表示不明白,这只曾被券商研报誉为“芯片设计新秀”的股票,是怎么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简称从“盈方微”一下子“披星“又“戴月”,变成了“*ST盈方”。

《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该公司董秘办,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加“ST”是因为3月份的时候美国数据中心业务3个月内无法恢复运营,触发了深交所“其他风险警示”规则,而加“*”是因为4月底2018年业绩出炉,公司连续两年亏损。

保壳危机

一些散户投资者之所以弄不清其“披星戴月”的原因,还在于除了连续两年亏损,*ST盈方2018年年报还被“非标”了,此外4月份该公司还发布过与证监会立案调查相关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风险的警示公告。

前述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因为公司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如果公司2019年业绩仍然亏损,会被暂停上市。

目前来看,*ST盈方2019年业绩扭亏为赢的前景并不乐观。该公司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在1月至9月的三个季度中,其营收同比减少96.09%至约404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亏损约4933万元,扣非后净亏损约4969万元。

这意味着,*ST盈方需要在第四季度填平近5000万元的亏损。但该公司曾在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披露,报告期内,公司芯片类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存在较大幅度的下滑,数据中心业务处于暂停运营状态,未取得营业收入,北斗业务尚未达到可销售状态,暂未实现销售。

*ST盈方芯片业务早年一度被券商看好。根据东方证券在2014年7月的一份研报,*ST盈方的控股股东盈方微电子是国内智能处理器的领跑者,其入主上市公司并将芯片资产注入后,上市公司主业也变成芯片设计。

该研报称,盈方微电子成立于2008年,是国内最早的平板电脑处理器厂商之一,借助ARM+安卓系统的普及迅速发展,2011年就跻身国内前三,在智能家居、可穿戴、车载电子等领域有广泛布局。

在盈方微电子将芯片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后的第一年,2014年*ST盈方营收增长5.36%至1.749亿元,到了第二年,营收增长达110.64%,但2016年增速下降至29.29%,2017年营收则变为同比降低49.39%,2018年同比降低57.45%。

经营恶化的2016年10月,*ST盈方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书。在2019年半年报中,*ST盈方报告期内,公司各项业务均出现较大的萎缩或停滞,因公司立案调查尚未结案,公司融资渠道受限的环境无法改变,公司运营资金仍然较为紧缺。

喜遇故人

*ST盈方似乎逃脱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今年5月,该公司曾发公告称 ,据上市公司判断,证监会处罚的2015年财务造假行为,没有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但让不少散户投资者不安的是,按照目前公司的处境和状况,2019年继续亏损以致于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很大。

*ST盈方目前深陷实控人被抓引发的司法危机。2018年2月13日,实际控制人陈志成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甘肃省公安厅执行逮捕,在2019年半年报中,上市公司称,截至本公告日,该事件仍在调查过程中。

在牢笼外,*ST盈方的控制权,因为陈志成控制的盈方微电子所持的上市公司股权被司法拍卖,发生了变化。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最终竞拍得到上述股权的上海舜元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舜元投资”),实际上是*ST盈方的“故人”,而这位“故人”的到来或许可以以非常规的方式,给濒临暂停上市的上市公司带来“生机”。

舜元投资正是原上市公司实控人,彼时“000670”代码下的上市实体主营业务为房地产,代码简称为“舜元实业”。2014年舜元实业实施了“股权分置改革”,其结果是,盈方微电子直接成为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不久后就改了名。

但当年的这项交易有些特别。当时,盈方微电子已是舜元实业的股东,作为“股权分置改革”的其中一环,前者向上市公司赠与了2亿元现金,外加芯片资产99.99%的股权。

之后,舜元实业再以544418240元资本公积金定向向盈方微电子、舜元投资等转增544418240股。交易结束后,舜元投资退居普通大股东,盈方微电子变成上市公司控股股东。